• 洛川县:构建“和事佬”工作机制 2019-06-11
  • 欧洲为何插手南海? 俄媒:因为他们弱小 2019-06-06
  • 长假性爱,对这6件事说“不” 2019-06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5-14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5-13
  • 全运有约:陈刚谈江苏体育发展现状及未来方向 2019-05-13
  • 以人民为中心,规划建设宜居城市 2019-05-12
  • [雷人]知道土地的价值由什么形成么?跟面积有啥关系? 2019-05-11
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5-10
  • 蔡徐坤粉丝破千万送福利 帅气运动装长腿吸睛 2019-05-09
  • 台当局限用吸管惹议 蔡英文好奇那咋喝珍珠奶茶 2019-05-09
  • 文化旅游成为都江堰投资领域新风口 2019-05-08
  • 央行问卷调查显示:二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为75.8% 2019-05-08
  • “体育+旅游”使景区成为休闲度假目的地 2019-05-07
  • 国台办评民进党起诉新党青年成员:丧心病狂 2019-05-06

  • 义警告辞后,我们领着三十郎,回到了双子岛。
    三十郎走在红绳桥上,难道掩内心的喜悦,赞叹道:
    “天??!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鹊桥吗?”
    我晕,这货,是想女朋友想疯了吧,这条单纯的红绳桥,都能让他浮想连篇。
    在桥的另一头,站着一个美丽的身影,似是在安静等着我们的到来……
    三十郎看清楚是魏甜的身影后,一路跑跳着向她冲了过去……
    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我眼见魏甜犹豫了好几次,似是在想要不要躲开,这时,我身旁的姬瑶看不下去了……
    她随手捏了一个法诀,接着,红绳桥上,突然突出一根红绳,将奔跑中的三十郎,给绊了个狗吃屎!
    这下好了,恶狼扑食的大势被终止了,三十郎倒地,姬瑶成为幕后大赢家。
    我埋怨地看向她,小声道:
    “我说,你绊他干什么,就算魏甜不喜欢,你也用不着下手这么狠??!”
    姬瑶看着半天没爬起来的三十郎,笑道:
    “这你就不懂了吧,女人都不喜欢那么直接的,正好三十郎的这个惨样,可以博取魏甜大小姐的同情心!”
    果然,在姬瑶的算计之内,魏甜向红绳桥上的三十郎跑去……
    而我们也乐得他们小情侣团圆,远远站在一旁,用最慢的速度,朝他们走去。
    “快看,日食!”
    我指向天空道。
    姬瑶也相当配合的喊道:
    “??!是啊,果然很漂亮!”
    抱起三十郎的魏甜,分外不解道:
    “天气预报不是说的阴天吗,哪里有太阳??!”
    我咳嗽了一声,匆忙搂着姬瑶的肩膀,窃窃私语道:
    “不如我们去青龙城喝两杯,正好他们……”
    我向三十郎的方向努努嘴,示意不想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。
    姬瑶心领神会,点头同意,我们便扭头,开始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    “你们别走啊,我还没见到我干爹呢!”
    身后,传来三十郎的叫声。
    我看这小子是脑袋烧坏了吧,有女朋友抱着,还嚷嚷着要什么干爹,他是打算打光棍,跟着干爹过一辈子吗?
    当我远远看见,龟岛上一位老爷子的身影,向三十郎跑去时,便不再理会难缠的三十郎,携姬瑶下山去了!
    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,我可对这种煽情的画面不感兴趣,再给我十次机会,我还是会带着姬瑶离开的!
    到了青龙城,随便找了家旅店,我和姬瑶就住下了。
    刚要开门,我朝自己的影子努努嘴,示意影子里的老鬼……
    姬瑶哼一声,道:
    “早把他软禁了,你快点开门!”
    好吧姬瑶做事,真的是滴水不漏??!
    不知怎么回事,想着三十郎和金老爷子相会的场面,我怎么也睡不着。
    心里有些疑问,便对姬瑶问了出来:
    “姬瑶,你说,三十郎和金老爷子,真的只是简单的父子关系?”
    她摇摇头,回答说:
    “不知道啊,你认识他们,不是比我还要早吗,干嘛来问我?”
    “你总能感受到我不了解的一些东西,所以,想请教下你……”
    “哦……照我说来……”
    姬瑶歪着脑袋,停顿了一会儿,继续道:
    “金会计,可并不简单!”
    “哦,哪里不简单了?”
    “想知道吗?”
    “当然想了……”
    姬瑶一闭眼,把脸向我跟前一凑,看她样子,是要我亲她了?
    也罢也罢,为了真理,亲一下又怎么了……
    亲上姬瑶的嘴唇,我哪里还顾得上问其它事情,好吧,正事要紧……
    ……
    一大早,睡过头的我,携着姬瑶,匆忙吃了些早点,就打算回去,姬瑶却拽着我不肯走……
    “你怎么了?”我问道。
    “我们还是先把赏金兑了吧!”
    我好半天才明白过来,姬瑶说的赏金,是那1铜币!
    “只有这么些钱,我们以后再兑不好吗?”
    姬瑶心急地,拉着我就走,说道:
    “有了就赶紧兑换吧,万一出现意外呢……”
    我拗不过她,跟在好后面亦步亦趋……
    意外?这种借口,大概也只有姬瑶能想的出来吧。
    ……
    到了赏金猎人兑换铜币的地方,我彻底傻眼了。
    只见领取赏金榜的地方,被拆了个底朝天,空荡荡的屋子,还有地上乱扔的杂物,都无言地向我们诉说着,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。
    就这样,没有一点点防备,意外说来就来!
    姬瑶像是料会是如此,埋怨道:
    “真是的!早知道,昨天就该过来!”
    “不就是一个铜币吗,放宽心点!”
    姬瑶朝我一瞪眼,严肃道:
    “没了这个赏金猎人的任务点,以后你打到怪物,谁给你钱??!”
    我一拍脑袋,还真是,没了雇主,还哪里有赏金单子接啊。
    晕,这里一倒闭,全职赏金猎人,岂不是要跟着没饭吃?
    ……
    我们找了半天,也没找到去哪里兑换赏金。无奈之下,只得回双子岛。
    而到了岛上,我所受到的惊吓,不比在赏金任务领取处受到的惊吓小。
    只见三十郎,像是门童一样,守在红绳桥的一头儿,跟个犯错的孩子似的,见到我,依然没有一点儿反应。
    什么情况,在妖怪身体里那么久都没事,怎么才在龟岛呆了一晚,就痴呆了?
    搞不清楚状况的我,在姬瑶的陪同下,朝龟岛里面走去。
    看到的,是闷闷不乐的魏甜,还有,看起来一脸怒气的——金会计!
   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,我强压下心底里好奇心,走到金会计身旁,问道:
    “金会计,您?……”
    “哼!……”这位老爷子不客气地扭过身去,像我得罪了他一样。
    这就怪了,我跟姬瑶出去一晚,都发生什么事了?
    我反思着自己的言行,实在是想不起哪里有错,便壮着胆子继续问道:
    “金会计,您在生我的气吗?”
    他白了我一眼,不客气道:
    “亏你还有脸说,当初,你是不是答应朋友,帮他们提升修为的?”
    ……如果我没记错,是我刚做出战力值手环的事儿了,但之后由于开公司、救神兽什么的,把这件事儿给耽搁了……
  • 洛川县:构建“和事佬”工作机制 2019-06-11
  • 欧洲为何插手南海? 俄媒:因为他们弱小 2019-06-06
  • 长假性爱,对这6件事说“不” 2019-06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5-14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5-13
  • 全运有约:陈刚谈江苏体育发展现状及未来方向 2019-05-13
  • 以人民为中心,规划建设宜居城市 2019-05-12
  • [雷人]知道土地的价值由什么形成么?跟面积有啥关系? 2019-05-11
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5-10
  • 蔡徐坤粉丝破千万送福利 帅气运动装长腿吸睛 2019-05-09
  • 台当局限用吸管惹议 蔡英文好奇那咋喝珍珠奶茶 2019-05-09
  • 文化旅游成为都江堰投资领域新风口 2019-05-08
  • 央行问卷调查显示:二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为75.8% 2019-05-08
  • “体育+旅游”使景区成为休闲度假目的地 2019-05-07
  • 国台办评民进党起诉新党青年成员:丧心病狂 2019-05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