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洛川县:构建“和事佬”工作机制 2019-06-11
  • 欧洲为何插手南海? 俄媒:因为他们弱小 2019-06-06
  • 长假性爱,对这6件事说“不” 2019-06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5-14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5-13
  • 全运有约:陈刚谈江苏体育发展现状及未来方向 2019-05-13
  • 以人民为中心,规划建设宜居城市 2019-05-12
  • [雷人]知道土地的价值由什么形成么?跟面积有啥关系? 2019-05-11
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5-10
  • 蔡徐坤粉丝破千万送福利 帅气运动装长腿吸睛 2019-05-09
  • 台当局限用吸管惹议 蔡英文好奇那咋喝珍珠奶茶 2019-05-09
  • 文化旅游成为都江堰投资领域新风口 2019-05-08
  • 央行问卷调查显示:二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为75.8% 2019-05-08
  • “体育+旅游”使景区成为休闲度假目的地 2019-05-07
  • 国台办评民进党起诉新党青年成员:丧心病狂 2019-05-06
  • 小商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,伸出的手也哆嗦了一下,然后赶忙又收了回去。
    因为此时他已经认出,刚才说话的人乃是这一片有名的地痞,没人知道他的名字,只是他的绰号叫疯狗。
    这疯狗在这一片专门干着敲诈勒索的勾当,平时就是以各种名义向周围的商贩索要些银两,看到漂亮女子还会顺便调戏一下。
    而这几天正好是清音寺庙会的日子,山脚下还会有大集,这种千载难逢的敲诈机会疯狗自然不会放过,没跟还能碰到几个长相不错的大姑娘小媳妇,那简直就是意外收获了。
    也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思,疯狗带着几个手下在大集中四处闲逛着。该勒索的银两已经差不多都勒索完了,下一步,他就想看看有没有谁家的漂亮姑娘可以调戏一下。
    赶巧了,正在疯狗四处寻找目标的时候,王书瑶那宛如天仙的美貌一下子就把他给吸引住了。由于不想太过招摇,吴凡与王书瑶都隐藏了自己的修为,此时在外人眼中,他们只不过是两名二阶的普通修士,在他们这种年纪拥有这样的修为的实在太多了,因此疯狗也没多想,带着人就凑了过去。
    “这么普通的钗子怎么配得上姑娘的美貌?”一只拳头按在小摊上,疯狗淫笑地看了王书瑶一眼,随后转头对着小商贩怒吼道,“快!把你最好的钗子拿出来,我要送给这位姑娘?!?br>这小商贩自然是认得疯狗的,本来眼看到手的银两让他这么一搅和不但没挣到,反而还有可能损失一支钗子,小商贩的脸上顿时露出了苦相,为难地说道:“狗爷,我这摊小,没什么值钱的东西,这钗子就是我最好的了,您要是喜欢就拿去,就当是我孝敬狗爷的了?!?br>小商贩知道疯狗的脾气,与其让他打一顿再抢走东西,还不如直接给他的好,免得还要白受皮肉之苦。
    “就这破钗子也是最好的?你这小摊也没啥好东西?!狈韫菲财沧?,然后看着王书瑶说道,“这位姑娘,以你这气质,这钗子怎么配得上你。走,狗哥带你去首饰楼,里面的东西随你挑,怎么样?”
    “滚开!”
    王书瑶都懒得拿正眼看疯狗一下,直接一脚就把疯狗给踢了出去。
    等收回脚来,王书瑶都没有理会被踢出去的疯狗,她直接从吴凡手中拿过银两放到摊位上,对着摊主说道:“大叔,这个钗子我要了?!?br>一句话说完,王书瑶就要和吴凡离开,而吴凡自始至终也没在意过这个疯狗,甚至从疯狗一出现到现在,吴凡都没看过他一眼。因为吴凡知道以王书瑶的修为,这样的麻烦还用不到他来出手。
    但倒在地上的疯狗可不这么想,他还以为是自己大意了,所以才会被王书瑶一脚给踢了出去,而像他这种人最看重的就是脸面,如果今天他被一个女子给教训了,那传出去他也就没法混了。
    “怎么?打了我还想离开?你们也不打听打听,我疯狗在这一块的名声!”
    疯狗看到吴凡与王书瑶完全无视自己,怒气冲冲地爬起来就挡在了他俩的面前,同时跟他同行的几人也围了上来,看这熟练程度就知道,平时以多欺少的勾当他们可没少干。
    “一条疯狗还有名声?真是可笑,识相的赶紧滚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?!?br>王书瑶非常珍惜和吴凡在一起的这段时间,她知道给自己送到家以后,吴凡可能就要和她分别,所以她自然不想和疯狗浪费时间。
    “小姑娘,本来我只是想逗逗你,但你刚才踢了我,所以今天我必须让你付出代价!”
    疯狗的面目突然狰狞起来,一步步地朝着王书瑶逼了过去。
    王书瑶此时看了一眼旁边的吴凡,目光当中带着询问。而吴凡一脸无所谓地朝她点了点头,好像看懂了王书瑶眼中的意思。
    “刷!”
    就在疯狗离着王书瑶还有两步之遥的时候,王书瑶突然从储戒当中取出了疾风刺,面色阴冷地看着对面的疯狗。
    “今天本来我心情挺好的,想饶你一命,但是你现在是自己找死,那可就怪不得我了!”
    王书瑶一句话说完,就再也没给疯狗开口的机会,直接一个闪身从疯狗的面前一掠而过,然后又瞬间返回了吴凡的身边。
    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,旁边围观的百姓几乎都没看清她的动作,下一刻,只见疯狗瞪大了双眼,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,几缕红色的液体从他的指缝当中流了出来。
    他仿佛想要说些什么,但一张嘴,鲜血就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,瞬间让他失去了力气,一下子就瘫软在了地上。
    围观的人群一见出了人命,马上“哇!”的一下四散而逃,整个场中只留下了几名疯狗的同伴以及那名卖钗子的小商贩。
    “女侠饶命啊,女侠饶命!”
    这几个疯狗的同伴看到了王书瑶的神威之后,一个个吓得面如死灰,直接都跪倒在地,磕头求饶。
    “滚!”
    而王书瑶也并非嗜杀之人,在看了几人一眼之后就放他们离开了,并未继续追究。而那几个人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一般,一个个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,赶忙站起来逃走了。
    王书瑶回头看了吴凡一眼,两个人都没有太在意此事,毕竟再危险的处境二人都经历过,这杀一个地痞在他们看来实在是不算什么。
    “老伯你还有事吗?”
    等周围的人都散去以后,王书瑶看到那名小商贩还站在一旁,似乎有事找她,于是便走过去问道。
    “你是王家的小姐吧?!?br>这名小商贩并没有因为王书瑶杀了疯狗而感到惧怕,反而是一脸欣慰地凑上前来,好像是认识王书瑶。
    “是啊?!?br>王书瑶点点头,但她实在记不起来眼前的小商贩是谁了。
    “果然是王家的小姐啊?!毙∩谭反耸毙老驳厮档?,“老头我这么多年来没少受王家的恩惠,今日能一睹小姐的风采,老头子我真是三生有幸啊?!?br>“老伯您客气了,这都是我们王家份内的事?!?br>王书瑶此时有些释然,他们王家在此地曾是首屈一指的存在,受他们家恩惠的百姓自然不在少数,因此对于小商贩的反应她也早就习以为常。
    “你们王家人都是这么和善,真是我们百姓的福气啊?!闭饷∩谭酚芍缘卦尢玖艘痪?,随后又似乎想起了什么,脸上带着兴奋的神色说道,“对了,小姐您回来一定是为了婚事吧,老头子在这里就先祝贺小姐了?!?br>“婚事?”王书瑶被小商贩说得一愣,不禁开口问道,“什么婚事?”
    而这名小商贩也被王书瑶的反应给弄得糊涂了,疑惑地问道:“难道小姐不是为了婚事来的?”
    “不是啊,”王书瑶诧异地再次问道,“老伯您说的婚事是什么意思?”
    “哦,我也是听来的,说是范家的长孙范天雄带着聘礼来王家提亲了,我们这些百姓还都盼着婚礼的时候热闹热闹呢?!?br>这名小商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兴奋,声音越来越小。因为他看到自己越说,王书瑶的脸色就越阴沉,当下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    “好了,我知道了,谢谢您?!?br>王书瑶也知道这名小商贩是一番好意,当即便道了声谢。而这名小商贩就如同得到了特赦一般,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,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。
    “这范天雄真够恬不知耻的,竟然直接来我家提亲,早知道就不回来了?!?br>王书瑶此时一脸的不快,这范家在附近家族里的名声并不太好,因此她也就对范天雄没什么好印象,再加上前些日子看到了范天明的嚣张模样,现在她更是对整个范家都非常反感。
    “也不能这么说,人家提亲并没有错。而且你如果不回来,万一你家人答应了亲事,你到时反悔都来不及了?!?br>吴凡倒没有因为范天明的缘故而对范天雄产生敌意,他还是很客观地说出了自己的观点,只不过最后他还是提醒了王书瑶一句,告诉她这件事只要她回来了就还有回转的余地。
    “也对,幸亏我回来了?!蓖跏檠偷退盗艘痪?,然后她突然抬头看着吴凡,面色红晕地说道,“师弟,我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个忙?”
    吴凡听了此话为之一愣,他本打算给王书瑶送回王家就离开的,只不过赶上了庙会才进城转转,却没想到先是遇到了疯狗,然后又得知了范天雄前来找王家提亲,这一连串的事情都在他的意料之外。
    而现在王书瑶又想要找他帮忙,这就更让吴凡有些摸不着头脑。毕竟这里乃是岷城,是王家的根基所在,他实在猜不出王书瑶会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,于是开口问道:“师姐请讲,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,如果是我做不到的,希望师姐也能理解我的苦衷?!?br>“瞧你说的,又不是什么大事,你一定能帮上?!蓖跏檠儆械赜淘チ艘幌?,然后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,鼓足勇气说道,“我希望师弟能假装一下我的侠侣,好让那范天雄知难而退?!?br>王书瑶一口气把话说完,然后她都不敢看吴凡的眼睛,只能低着头看向地面。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,在吴凡面前她能完全地放松自己,哪怕知道对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七阶之境,但她在他面前却没有任何拘谨,两人以师姐师弟相称她也不觉得有何不妥,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缘分吧。
  • 洛川县:构建“和事佬”工作机制 2019-06-11
  • 欧洲为何插手南海? 俄媒:因为他们弱小 2019-06-06
  • 长假性爱,对这6件事说“不” 2019-06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5-14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5-13
  • 全运有约:陈刚谈江苏体育发展现状及未来方向 2019-05-13
  • 以人民为中心,规划建设宜居城市 2019-05-12
  • [雷人]知道土地的价值由什么形成么?跟面积有啥关系? 2019-05-11
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5-10
  • 蔡徐坤粉丝破千万送福利 帅气运动装长腿吸睛 2019-05-09
  • 台当局限用吸管惹议 蔡英文好奇那咋喝珍珠奶茶 2019-05-09
  • 文化旅游成为都江堰投资领域新风口 2019-05-08
  • 央行问卷调查显示:二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为75.8% 2019-05-08
  • “体育+旅游”使景区成为休闲度假目的地 2019-05-07
  • 国台办评民进党起诉新党青年成员:丧心病狂 2019-05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