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洛川县:构建“和事佬”工作机制 2019-06-11
  • 欧洲为何插手南海? 俄媒:因为他们弱小 2019-06-06
  • 长假性爱,对这6件事说“不” 2019-06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5-14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5-13
  • 全运有约:陈刚谈江苏体育发展现状及未来方向 2019-05-13
  • 以人民为中心,规划建设宜居城市 2019-05-12
  • [雷人]知道土地的价值由什么形成么?跟面积有啥关系? 2019-05-11
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5-10
  • 蔡徐坤粉丝破千万送福利 帅气运动装长腿吸睛 2019-05-09
  • 台当局限用吸管惹议 蔡英文好奇那咋喝珍珠奶茶 2019-05-09
  • 文化旅游成为都江堰投资领域新风口 2019-05-08
  • 央行问卷调查显示:二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为75.8% 2019-05-08
  • “体育+旅游”使景区成为休闲度假目的地 2019-05-07
  • 国台办评民进党起诉新党青年成员:丧心病狂 2019-05-06
  • “明天陛下和皇后,会带着皇太子和太子妃去神天宫祭祀呢??腿嗣且怯行巳?,可以过去看看。不过要是去的话,请早点起来。因为祭祀会在早上6点开始8点结束,去晚了就看不到了!”领着我们到了房间门口,老桥递给了他一些小费。服务生犹豫了一下,双手接过钞票然后对我们说道。
    “谢谢你的提醒,请让前台明天早上5点叫醒我们!”老桥对服务生微微躬身说道。
    “我这就去安排,几位请入内休息。有什么需要的话,请随时通知我们!”服务生对着我们九十度鞠躬说道。
    “想不到居然祭祀活动还对外开放!”老桥目送着服务生离开,然后笑了笑对我们说。
    “不想那么多,先养足了精神,明天过去看看情况!”将房门打开,老桥迈步进去说道。
    凌晨4点,房间里响起了一阵扶桑风格的音乐声。我睁开双眼,看看时间然后翻身起来。将床头闪烁着的按钮按下去,音乐声才停止了下来。洗漱过一番,我跟晓筠离开了房间。老桥他们先后从房里出来,大家结伴朝着大厅方向走去。
    “已经为客人们安排了巴士,请这边走!”或许是昨天那个服务生告诉了前台,我们今天要去神社参观祭祀。才到前台,就有人迎上来将我们朝门外带去。
    等我们到了神社附近,才发现有人比我们来得更早。前方街道上已经实行了机动车禁行,尽管天气很热,但是人们还是穿着传统的和服拖家带口的沿着街道朝神社那边走去。从巴士里下来,我们跟着人群慢慢朝神天宫挪动着脚步。原本以为可以进到神社里边参观的,一直到神社门前我们才知道,只准许在外围观看,并且不许大声喧哗。人挤着人,很快空气中就弥漫起了一股子汗味。
    一个喇叭里传来一阵说话声,然后就看见一群穿着黑衣白袜的人将人们朝着街边驱赶起来。他们的左襟,一律绣着白色的菊花。等人们都排好队,打远处才缓缓驶来两辆车。人们欢呼着,不停朝着车上的人喊着满塞,满塞!我估摸着,这应该是他们的天皇到了。车前是一队武士挑着幡开路。隔着车窗,里边穿着西装的老人不停朝人们挥着手。在他的身边的妇人,也不时含笑对窗外微微躬身致意着。
    等车里的人下车之后,现场的人们反倒是安静了下来。只有偶尔一两声难以压抑住的饮泣声在人群中响起。神社里传来了一阵抑扬顿挫的诵经声,正门缓缓开启,门内直达正殿的地面上,早已经是洒满了白色的花瓣。
    天皇夫妇带着皇太子夫妇,在门前转身齐齐对着人们招手。等人们开始欢呼,记者们拍完照片后,这才朝着神社里走去。我踮脚朝里边看去,远远的我能看到天皇等人先是对着供奉在正殿里的青铜板鞠躬行礼,然后才跪在蒲团上聆听起了诵经。
    “咚咚咚!”经文诵罢,一阵急促的鼓点子响起。七个穿着全身铠,手持各种兵刃的武士从偏殿里先后走了出来。在他们身后,跟着一个小萝莉。小萝莉身穿着一套白色的套裙,赤脚,脚踝上绑着一根红绳。
    刷拉...神社里的武士齐齐单膝跪地,小萝莉脸上蒙着白纱,身后长发过腰随着风缓缓飘荡。小萝莉走到天皇和太子的身后,朝着神社外看了一眼。她的眼神跟我的眼神相遇,滋啪啪我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电弧。小萝莉的双眼弯得如同月牙一般,冲我露出了一个笑脸。
    “轰??!”空中响起一声炸雷,我的脚下朝后退了两步。晓筠见状急忙伸手抵住我的后腰,这才让我站稳了脚跟。
    “怎么了?”老桥低声问我。
    “看看再说!”我脑子里想起一个人,但是现在还不敢确定是不是她。眼神朝着并排站在正殿门口的那七个武士看去,我嘴里回应着老桥。我的目光落在一个身穿莲花全身铠,手持十字枪的武士身上。对方的脸庞和身体全都被铠甲护住,只留下了一对眼睛露在外头。十字枪斜斜指向地面,对方则是犹如磐石一般魏然不动。
    “吉祥天!”啪啦一条白色的幡腾空而起,上头写着吉祥天三个字。凌晨的朝阳此时照射下来,阳光照在白幡上头,让真条幡变得金黄。
    “当心她身后的那七个人!”我来不及跟老桥他们细说,只是提醒他们要多多留意吉祥天身后的那七个武士。现在我可以肯定她的身份,并且知道那七个武士都是谁了。天之八部众,除了被侍剑杀掉的那个夜叉王之外,其余的七个现在全都在这里。老桥他们没有多问,只是将眼神投向了那七个人。似乎感受到了我们的目光,那七人兀地朝前踏出一步,同时亮出了手里的兵刃。
    “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!”小萝莉回头,用娇脆的声音说道。说完,她接过一旁巫女递来的净水和柳枝,开始沾水朝着天皇和太子的头上洒去。天皇和太子急忙伏地,任由她将水洒在自己的身上。
    整个祭祀活动,一直持续到早上八点才宣告结束。吉祥天将天皇等人送出神天宫,转身入殿抱着那块青铜板朝着殿后走去。那里还有一道门,她应该是打算从那里离开神天宫,然后将青铜板藏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去。我跟老桥等人对视了一眼,从人群之中朝外挤着。等我们来到街上,远远就看见一辆白色的轿车朝着远处驶去。在轿车的左右,紧紧跟着七个武士。所过之处,又是引起一阵欢呼和骚动。
    “追上去!”街上的人比起神天宫那边要少了许多。我跟晓筠加快脚步,朝着轿车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。朝前追出去几百米,拐过了街角,我们看见那辆白色的轿车减缓了速度。车窗放下,吉祥天探头出来冲我们挥了挥手里的青铜板。
    “她知道我们会来?”小夭见状开口问道?;耙粑绰?,就见轿车加快了速度,很快就消失在车流之中。
    “怎么办?”要是让吉祥天带着青铜板走了,再想找到青铜板的下落怕是会更加困难。无名看看街上的人和车,微微皱眉问道。
    “我去追,你们跟上!”黄小夭说话间跑进了一处小巷,几秒钟后一辆纯白的虎形摩托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。车头处,一个大大的虎头镶嵌在那里。整辆车如同是一只猛虎正奋足前跃一样。小夭整个人趴在上边,一溜烟混进了车流然后急速朝前追去。老桥见状脚下朝前猛追几步,然后一个纵身跃到小夭身后紧紧搂住了她的腰身。两人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,我跟晓筠还有无名,只有迈步朝前猛追。
  • 洛川县:构建“和事佬”工作机制 2019-06-11
  • 欧洲为何插手南海? 俄媒:因为他们弱小 2019-06-06
  • 长假性爱,对这6件事说“不” 2019-06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5-14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5-13
  • 全运有约:陈刚谈江苏体育发展现状及未来方向 2019-05-13
  • 以人民为中心,规划建设宜居城市 2019-05-12
  • [雷人]知道土地的价值由什么形成么?跟面积有啥关系? 2019-05-11
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5-10
  • 蔡徐坤粉丝破千万送福利 帅气运动装长腿吸睛 2019-05-09
  • 台当局限用吸管惹议 蔡英文好奇那咋喝珍珠奶茶 2019-05-09
  • 文化旅游成为都江堰投资领域新风口 2019-05-08
  • 央行问卷调查显示:二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为75.8% 2019-05-08
  • “体育+旅游”使景区成为休闲度假目的地 2019-05-07
  • 国台办评民进党起诉新党青年成员:丧心病狂 2019-05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