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5-14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5-13
  • 全运有约:陈刚谈江苏体育发展现状及未来方向 2019-05-13
  • 以人民为中心,规划建设宜居城市 2019-05-12
  • [雷人]知道土地的价值由什么形成么?跟面积有啥关系? 2019-05-11
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5-10
  • 蔡徐坤粉丝破千万送福利 帅气运动装长腿吸睛 2019-05-09
  • 台当局限用吸管惹议 蔡英文好奇那咋喝珍珠奶茶 2019-05-09
  • 文化旅游成为都江堰投资领域新风口 2019-05-08
  • 央行问卷调查显示:二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为75.8% 2019-05-08
  • “体育+旅游”使景区成为休闲度假目的地 2019-05-07
  • 国台办评民进党起诉新党青年成员:丧心病狂 2019-05-06
  • 首届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 “冷门”电影集中亮相 观众大饱眼福 2019-05-06
  • 一个企业里的劳动力,有可能被叫做职工,意指按职责做事的人,也可能被叫做劳工,意指按劳动力做事的人。不同的称呼,体现了不同的企业性质与追求。懂这点,你才明白这“意 2019-05-05
  • 在星河中振翅高飞的“天鹅” 2019-05-04
  • ァ新ヤ1中文..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xīn81zhōngwénxiǎoshuōwǎng
    想要拆分江东这个事情,不是长孙无忌最早动的念头,而是李渊。
    当然继任者李世民也一直在这样做,形式上可能有所不同,但意愿是一致的。李董大搞封建,然后封建诸王又迅速惨淡收场,都是有其各种利益述求在。
    比如南朝士族的离心力还是那么大,让中央政府不要摩擦他们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    在拉拢上层士族的同时,底层平民都是尽可能地归入到国朝体制的管理之中。下放到江东州县的官僚、将校,往往都是皇帝御前的忠犬。
    比如史大奈,他这个跟着处罗可汗跑来中国厮混的突厥人,就曾经做过一任福州刺史兼都督府都督,虽然时间很短,但也反映出当时中央朝廷对江东的心态。
    随着造船技术、航海技术、贸易规模的极大提高,中央朝廷直接统治地方的成本大大减少。
    只说一点,原本在福州或者建州,地头蛇想要卡住朝廷命官的钱粮财帛口子,可以说是轻而易举。
    但现在却大不一样,偶遇“象灾”,以往官府因为手中无粮或者无人,既不能围剿象群,又不能赈济灾民。不管是出钱出人,都要依靠地方大户。不敢说任由地方摆布,但时不时就要妥协、权衡,这是一定的。
    然而经过多年的积累,现如今但凡有地方豪门拿捏一州一县之主官,迎来的都是镇压。
    只从贞观八年计算,至今十多年,平均每年都要有十四五次的“骚动”,没到“民变”的程度,但官府镇压却是坚决到底,从不手软。
    十几年连消带打,加上海贸逐渐“发达”,不管福州还是泉州,都能够直接到海对岸的流求购买粮食。有了粮食,每遇风灾,也就不慌。相较疫病、野兽等等威胁,饿肚子是最残酷也最容易激发人类兽性的苦难。
    于中央朝廷而言,只要不饿死,就有活路。原本他们要依靠地方老世族或者豪强,当开始不需要的时候,这些老世族或者豪强,自然是要一起拉出来算总账的。
    只不过,一地统治,不管是重组也好,还是解体也罢,总归是有好处,才会贯彻执行。
    此时江东彻底“分家”,对太湖、浙水地区的人而言,自然是拍手欢迎。实在是在当地人眼中,福州、建州简直是“穷亲戚”,而且文化习惯上,以武夷山为分界线,基本就是地区活动范围的自然边界。
    别说福州建州等地,就是衢州、温州,在杭州、越州人眼中,也多是“鸟语啾啾”,也就是所谓的“不似人言”。
    原本就谈不上多么紧密的联系,本来应该说拆分起来毫无压力,但实际上当长孙无忌正式开始在江东吹风的时候,福州刺史贺兰庆立刻带着福建老乡跑去京城告刁状……
    进奏院内一阵狂喷,总之一句话:想分手?门儿也没有!
    以前叫人家小甜甜,现在发达了……
    而且福州刺史贺兰庆还真是有理有据的,说是当年江东一体,互相帮助,那是一起共过患难的。苏州杭州缺少织女,我福州建州没出人?睦州、婺州整饬浙江水利,我福州建州没出过力?
    你说你给了钱,你才给了几个钱?
    再说了,东海漂泊,你他娘的杭州大船三分之一都是我福建老乡,你也好意思的?
    京城一通狂喷,喷得苏州、杭州进奏院的牲口们屁也不敢放,完事儿之后,贺兰庆就在京城待了一个月,等到长孙氏的人过来跟他碰头。
    见面长孙氏就一个问题:你他娘的开个价!
    贺兰庆并非不怕长孙无忌,怕肯定是怕的,不过这官声还是得要。要是半点反抗都没有,直接就拆了一个江东行省出去,那他们福州、建州团成一团算个什么?边角料?
    漫天叫价,落地还钱。
    这是自来的道理。
    于是乎贺兰庆就开了条件,首先中书令老大人你要拆分江东没问题,下官也是拍手称快的??筛=喟?,百姓战天斗地,武夷山中除了大象还有蛮子,你说朝廷一不给政策二不给帮扶的,这要是没了江东大家庭的温暖,日子还能过吗?对不对?
    跑来传话的长孙?F当时就怒了:要不也给你福州建州组个行省,换个高官给你当当?
    贺兰庆义正言辞地回了一句:可以考虑!
    要不是自己是个斯文人,长孙?F当时就想把贺兰庆打个半身不遂。
    但这事儿跟长孙?F无关,他做不了主,谋划此事必须是他亲爹那个老阴逼。
    真要说靠着太湖、浙水什么,贺兰庆还有点不屑,苏杭的权贵不拿武夷山南的人当人,又不是今年才有的,上溯到秦汉时期,就这么干了。
    这年头,自力更生才是王道啊。
    贺兰庆有个老弟叫贺兰安石,跟应国公武士?τ械憬磺椋??静畹憔腿⒘宋涫?Φ囊桓雠??崩掀牛?上?浯竽镒有∈焙蚓捅还张芰?。当时已?谖和醺?辈畹暮乩及彩?源吮硎疽藕叮?还??涫?Φ挂菜闶浅闪伺笥选
    老丈人当不成,老朋友还是可以的嘛。
    再说了,当年武士??褪歉龅人赖目啾疲?焕疃?沟渍ジ闪俗詈笠坏憷?眉壑担?劭醋啪鸵??排峒耪飧隼?EO一起打牌,谁曾想咸鱼翻身不死了?
    运数在此,那自然是挡也挡不住,有了老朋友的帮忙,贺兰安石迅速从魏王府法曹,调岗去了刑部。刑部混了两年,应国公武士?τ智蟮秸诺履抢铮?险啪徒樯芰怂锸π指?乩及彩?鲜丁
    于是乎,贺兰老弟就去了大理寺厮混。
    前几年开始,贺兰老弟的职位变动,就不是吏部一家能够说了算的。
    朝廷的规定是这样的,六品以下,吏部自己遴选考核。五品以上,这就需要公司的大佬们一起探讨议论,最后由老板李世民拍板定夺。
    贺兰庆能够跑来福州做刺史,那也是因为族里老弟给力。
    最重要的一点,福州前几年压根没人愿意来,不是镇压大象就是镇压台风,要不然就是镇压“骚动”,有这功夫来当官,还不如溜去武夷山泡温泉呢,至少还能感慨一下彭祖老人家能活辣么久,肯定是泡温泉泡出来的。
    贺兰刺史因为有老弟这层关系,自然晓得流求这个岛,你别看它不大,现如今岛上有货啊,它产东西。
    所以,江东一帮兄弟要分家,可以啊,但有一条必须有,那就是流求得跟福州、建州一个锅里吃饭。
    讲白了,贺兰庆就没想着抱长孙无忌的大腿,他盯着的,就是张德这条大粗腿。
    有了江汉观察使的金大腿,福州还怕没搞头?组织青壮跨海打工,这一进一出不比走路去苏州杭州打工强?
    于是乎,几个要求这么一提,长孙?F也不想说话了,临行前就一句:你他娘的来苏州一趟吧!
    (的新(м..cō)m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5-14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5-13
  • 全运有约:陈刚谈江苏体育发展现状及未来方向 2019-05-13
  • 以人民为中心,规划建设宜居城市 2019-05-12
  • [雷人]知道土地的价值由什么形成么?跟面积有啥关系? 2019-05-11
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5-10
  • 蔡徐坤粉丝破千万送福利 帅气运动装长腿吸睛 2019-05-09
  • 台当局限用吸管惹议 蔡英文好奇那咋喝珍珠奶茶 2019-05-09
  • 文化旅游成为都江堰投资领域新风口 2019-05-08
  • 央行问卷调查显示:二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为75.8% 2019-05-08
  • “体育+旅游”使景区成为休闲度假目的地 2019-05-07
  • 国台办评民进党起诉新党青年成员:丧心病狂 2019-05-06
  • 首届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 “冷门”电影集中亮相 观众大饱眼福 2019-05-06
  • 一个企业里的劳动力,有可能被叫做职工,意指按职责做事的人,也可能被叫做劳工,意指按劳动力做事的人。不同的称呼,体现了不同的企业性质与追求。懂这点,你才明白这“意 2019-05-05
  • 在星河中振翅高飞的“天鹅” 2019-05-04